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  区域内各国对RCEP谈判期望较高

  最重要的还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第四轮谈判4月4日在广西南宁圆满结束,  日本和澳大利亚完成了长达7年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谈判而最终达成协议,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等为代表,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

  日本和澳大利亚完成了长达7年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谈判而最终达成协议;澳大利亚从“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梦中醒来,决心与中国加快双边自贸协定谈判……

TPP和RCEP希望形成反映自身利益诉求的自贸协定安排,构成了在亚太地区平行的两大规则体系和合作平台,两者存在直接的竞争,面临信息不对称和沟通不顺畅等问题,TPP和RCEP还被赋予了中美两大国争夺区域主导权的色彩,成为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经济之轮”和中国化解应对的“集体之盾”。此外,TPP和RCEP的成员存在高度重合,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越南、马来西亚、文莱和新加坡等国同时参与TPP和RCEP谈判,进一步加深了两大谈判集团的复杂关系。

  最重要的还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第四轮谈判4月4日在广西南宁圆满结束,东盟10国、中国、澳大利亚、印度、日本、韩国、新西兰等16方展开密集磋商,就货物、服务、投资及协议框架等众多议题取得了积极进展,为2015年底前达成一个现代、全面、高质量和互惠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目标迈进了一大步。相应地,RCEP谈判也成为此次博鳌论坛热议话题。

最后,客观看待“意大利面条碗”式的各种双边和诸边自贸协定,在探寻整合的可能性的同时,鼓励和推动域内各经济体积极开展自贸战略,抵制贸易保护主义抬头。

  (作者为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 梅新育)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亚太自贸区的构想最早由加拿大在美国的支持之下于2004年APEC工商咨询理事会提出,2006年时任美国总统布什在越南峰会上提出APEC需要以亚太自贸区为目标。中国激活亚太自贸区概念并赋予其崭新内涵,跳出“围堵”和“抗衡”的简单思维,化冲突于无形之中,使其成为本年度APEC会议最大的亮点。

  自2012年11月启动之日起,RCEP谈判就被一些人视为中国试图与TPP对抗之举。无需否认,RCEP与TPP之间客观存在的竞争关系,但中国坚持和平发展的意愿不变,以RCEP与TPP之间的和平经济竞争取代对抗,让区域内有关各国多一个选择,让无意卷入站队对抗的人们拥有一个可以避开纷争、专心谋求发展的空间,让两种贸易自由化路径在和平竞争中显示各自效率和可行性的高下,岂非善哉?

图片 1

  中国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的积极推动者,近年来中国与RCEP成员国双边贸易增长速度远远超出中国对外贸易平均增速,中国亲身感受到了东亚区域内贸易发展的巨大潜力,愿意与贸易伙伴共享增长潜力。

王磊 复旦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学者

  RCEP第四轮谈判圆满结束之后,博鳌论坛热烈讨论之时,美日两国关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谈判再度梗阻,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弗罗曼于10日离开日本东京空手而归,奥巴马4月下旬访日时解决美日TPP谈判主要分歧的期望似将再度落空,也显示了APEC方式与RECP的优势。

当今全球多边经贸体系面临重大挑战,新一代全球贸易规则正在酝酿形成之中,多边贸易体系呈现碎片化的状态。美国、欧盟、日本等全球主要经济体纷纷投身于超大规模自贸区的建设,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等为代表,各自吸纳了不同的成员参加其中。

  区域内各国对RCEP谈判期望较高,理所当然。一方面因为RCEP是本地区规模最大的区域自贸协定,其成员国人口全球占比近50%,国内生产总值和贸易额全球占比均达30%,一个规模更大、统一性更高的市场将有力地促进区域内的繁荣,增强区域内各经济体抵御经济波动的能力,克服当前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其筹划的谈判和运作方式较多地继承了亚太经合组织(APEC)协商一致原则强调灵活性、渐进性和开放性的长处,赋予了相关成员国较大的灵活性和自主权。

再次,开展APEC成员自贸区谈判能力建设,提高发展中经济体成员参与谈判和规则制定的能力,寻求自贸区建设成果效益最大化,为最终实现亚太地区一体化奠定坚实基础。

  当然,RCEP谈判不会取代现存的亚太经合组织等其他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而是发挥与其互补、相互促进的效果。亚太经合组织方式的好处是避免了旷日持久的谈判和对各成员内部经济过大的外来冲击,但其不可避免的缺陷是各成员在实施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方面缺乏监督和激励,这一点尤为美国所诟病,也削弱了亚太经合组织内部的凝聚力。这种情况下,开展次级多边和双边自由贸易区谈判,开展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谈判,让本区域内不同国家之间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不同速度的经济一体化组织,有助于刺激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克服道德风险,重启贸易自由化进程。

以“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为主题的本次APEC系列会议试图为亚太地区经贸未来发展规划一条具有包容性的路径,从高官会到双部长会,从5月份在青岛召开的经贸部长会议到即将举行的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其中最重要的一个话题是推动制定亚太自贸区(FTAAP)路线图。

  新兴市场经济面临大规模资本流动逆转的压力,泰国等国政治动荡给经济增速下滑压力雪上加霜,世界经济头号优等生中国的一部分重要经济指标也出现下滑,致使唱空中国声浪上扬。可喜的是,与经济下行助推贸易保护主义的“常规”相反,大部分主要经济体选择了更大程度开放:

虽然美国在APEC会议期间召集参加TPP谈判的各国领导人和谈判代表在美国驻华大使馆进行谈判,试图通过临门一脚推动TPP的尽快达成,颇有和东道国力推的亚太自贸区“分庭抗礼”、“争风吃醋”之嫌,但相比较而言,通过APEC推动亚太自贸区建设更胜一筹。寻求弥合不同区域贸易安排冲突的方法,广阔的太平洋不仅能容得下中国和美国两个大国,更可以彰显本地区包容、和平、合作、共赢的理念和精神。

作为本次APEC的东道主,中国希望切实发挥APEC在推进区域一体化方面的协调和领导作用,大力推动亚太自贸区建设。首先,关键的是发挥APEC自贸区信息交流机制,最主要是要促进TPP和RCEP两大自贸协定谈判的互动,提升在谈判进度、规则制定等领域的信息通报和交流,形成携手前进、互有分工、有效整合的发展态势;当前中美两国建立了基于APEC框架的自贸区信息通报机制,应当进一步加大双方开诚布公的力度。

相比之下,APEC则具有更强的包容性,不仅将TPP和RCEP的主要成员基本包括其中,长期以来也扮演着推动亚太地区经济融合和区域一体化的角色。因此,通过APEC推动亚太自贸区建设,不仅能够整合目前在亚太地区所存在的大大小小56个自由贸易协定,在未来建成一个更大范围的、脉络更为清晰的自贸区,提高效率,让企业更容易享受自由化和便利化的优势,而且为中美两大国提供交流和磋商的平台,避免两大区域贸易安排的冲突,成为兼容TPP和RCEP的最佳选择。

亚太地区多达56个大大小小的区域或双边自贸协定已经覆盖了“太平洋”,成员互有交织,构建了一张繁密的自贸协定网络。TPP在美国于2008年宣布加入谈判以来,吸纳了本地区12个经济体参加,志在打造21世纪高标准的贸易投资体系,虽然取得了一定进展,但由于各方分歧仍久拖未决,至今未能达成完全一致。由中国和东亚主要国家参与的RCEP共有16个成员,于2012年11月宣布启动,目前已经从程序磋商进入实质性谈判阶段,将在今年12月举行第6轮谈判。

以“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为主题的本次APEC系列会议试图寻找各种架构殊途同归的空间和可能推动统一的亚太自贸区的实现。
新华社 图

其次,通过加强亚太自贸区的分析研究探索亚太自贸区实现的路径,关注各相关谈判进展,进而做出相应调整,尤其是整合TPP和RCEP等区域内各主要平行自贸协定,寻找各种不同区域经贸架构殊途同归的空间和可能,最终通过“合并同类项”或者“另起炉灶”的方式推动统一的亚太自贸区的实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