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8 14

【w88】西贡越伪集团的,新建陵园主纪念碑高9.8米

中国民兵自卫还击,西贡越伪集团军队分乘4艘船进犯琛航岛、广金岛,西沙海战烈士遗属坐在亲人石砌铭牌前无语哽咽,以及18块纪念烈士的石砌铭牌

  1月19日上午7时,西贡越伪集团军队分乘4艘船进犯琛航岛、广金岛。守岛民兵据理斥责。侵略者不肯退去,首先开枪。中国民兵自卫还击,侵略者从琛航岛狼狈撤逃,一名南越士兵可怜兮兮地请求说:“请给我证明,好向上司交差。”中国民兵在他手掌上写下了义正词严的话:“琛航岛是中国领土,不容许任何人侵犯!”

南海仲裁案前后,中国的海洋维权动作频频。据中国军网8月1日报道,历时2个多月,位于海南省三沙市琛航岛的西沙海战烈士陵园新建工程竣工。1日上午,海军官兵代表、西沙海战老战士代表及烈士亲属等200余人出席陵园落成仪式,在纪念碑前庄严肃立,向保卫西沙的烈士致敬。

  10时23分,西贡越伪集团的“李常杰”号和“怒涛”号军舰向中国396、389两艘扫雷舰首先开炮。西贡四架飞机也轰炸扫射琛航岛。

w88 1

  海上指挥员魏鸣森命令:271、274猎潜艇、396、389扫雷舰自卫还击,坚决阻止越伪军队接近和抢登中国岛礁!

琛航岛西沙海战烈士陵园新貌

  中国4艘舰艇总共不过1600吨,而越伪集团4艘军舰总吨位6000多吨。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惊天地,泣鬼神!

新建陵园主纪念碑高9.8米,采用汉白玉石制成。在主纪念碑的后侧建造了一面海战介绍墙,以图文的形式展现海战全过程。陵园内还建有6块纪念参战舰艇的石砌铭牌,以及18块纪念烈士的石砌铭牌。

  271、272猎潜艇逼近越伪1700吨的军舰,利用其火炮死角,近距离齐发速射,猛烈轰击。

w88 2

  扫雷舰本不是用于水面作战的军舰,每艘也不过400吨,但是,勇敢地冲向越伪1700吨的军舰。389扫雷舰与越伪“怒涛”号绞在一起,像帆船时代那样展开了接舷战,准备登陆海岛的民兵,也用轻机枪猛烈扫越舰舱面,手榴弹甩向敌舰驾驶台,打得“怒涛”号脱身不得。

w88 3

  远从汕头赶到西沙群岛永兴岛的281、282猎潜艇编队,按照规定改由岸台与南海舰队联络,待接到南海舰队指示,紧急出航,奋力向永乐群岛海面赶去。

西沙海战烈士遗属坐在亲人石砌铭牌前无语哽咽。

  珊瑚岛海面,中国两艘猎潜艇、两艘扫雷舰以大无畏的气概,利用艇小机动灵活和抵近炮火速射的优势,击伤了西贡越伪集团3艘军舰,迫使它们向西南方向撤去。

w88 4

  广金岛外,“怒涛”号依仗吨位大,火炮口径大,猛烈轰击中国389扫雷舰。炮弹落下,389舰舱面起火,浓烟滚滚。水兵们带伤顽强战斗,继续集中火力,打得“怒涛”号多处受伤,失去控制,与389扫雷舰相撞。389扫雷舰规避不及,被撞得首翘尾陷,海水漫过后甲板,处在危急中。

士兵们向西沙海战烈士献花。

  海上指挥员魏鸣森命令:389舰退出战斗,赶赴琛航岛登滩。

西沙海战烈士陵园是为纪念在1974年西沙海战中牺牲的18位烈士而建,是祖国最南端的烈士陵园。海军各级党委对西沙海战烈士陵园非常关注,多次组织修葺改造。

  281、282猎潜艇及时赶到。魏鸣森命令:“281编队立即向羚羊礁追击,坚决消灭‘怒涛’号!”

一直以来,岛上保持一个传统:每逢新兵上岛、干部换班或重大节日,驻岛官兵都会在烈士陵园开展教育活动;每一艘靠泊琛航岛码头的舰艇或上岛人员,都会自发前往祭拜英烈。

  281编队指挥员刘喜中回答:“是,坚决执行命令!”

今年3月上旬,西沙海战烈士陵园改造项目在三沙市琛航岛启动,西沙某水警区部分官兵来到烈士陵园,与全体施工人员一起,参加动工仪式暨烈士公祭活动。

  “怒涛”号虽已负伤,但远没有丧失战斗能力,它不寻常地变化航速,寻求处于有利阵位,南越的水兵,穿着红色救生衣,在炮位上忙碌地上上下下,等待时机以便迎击中国舰艇。

w88 5

  中国海军281、282猎潜艇追逼南越“怒涛”号。

琛航岛上的西沙海战烈士陵园

  “怒涛”号舰尾40火炮开火了,炮弹在近处爆炸。

此次改造工程为期两个月左右,改造后的烈士陵园将进一步发挥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作用。

  刘喜中命令:“两艇注意保持航向,避开‘怒涛’号主炮极限射界,从右舷165
加速逼近!”
同时命令:“信号兵,向敌舰发信号:‘西沙群岛是中国领土,你舰必须退出中国领海’!”

西沙海战,是1974年1月19日在中国南海西沙群岛西部的永乐群岛海域,中国人民解放军与越南共和国军队发生的小规模海上作战。

  “怒涛”号只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又打炮了。一发炮弹飞来,擦着信号兵的耳朵过去,在海里爆炸了。

1973年9月,南越宣布将中国南沙群岛的一部分岛屿划入其版图。1974年1月11日,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谴责这一蛮横行径,重申中国对南海诸岛的领土主权。南越方面不顾中国政府的强烈抗议,派出军舰侵占西沙一些岛屿,并打死、打伤中国渔民和民兵多人,同时攻击中国正常巡逻的舰只。

  刘喜中愤怒地命令:“发信号,命令敌舰投降!要他们按照惯例,大炮归零,取消发射状态,全体人员到后甲板集合,表明投降诚意。警告他们,不投降,就消灭他们!”

1974年1月20日,中国海军舰艇奉命开赴西沙群岛,将南越军队赶出西沙群岛,取得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此战击伤越南共和国驱逐舰3艘,击沉护卫舰1艘,毙伤越南共和国官兵100余人,俘敌48人。

  信号发出,但是,“怒涛”号大炮仍然处于发射状态。

w88 6

  “再次警告!”

延伸阅读

  “三次警告!”

1974年西沙海战扬国威:登陆作战 收复三岛

  “怒涛”号不作回答,而是在悄悄地、缓缓地转向,扩大舷角。狡猾的对手在争取有利时机开炮。

1974年1月中旬的一天,北京城里天寒地冻,上午10点左右,熬了通宵的毛泽东刚刚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桌子上多了一份报告。毛泽东的目光停留在了报告的最后6个字上:“保卫西沙群岛!”看着由叶剑英和周恩来联名签送的这份报告,毛泽东陷入了深思,随后拿起笔郑重地签下了“同意”两个字。一场维护祖国尊严的正义之战悄然拉开了帷幕……

  刘喜中命令:“加速靠近‘怒涛’号!”

叶剑英、周恩来下达第一条命令:“西沙巡逻,护渔护航”

  接近敌舰的角度不理想,不利于充分发挥火炮威力。刘喜中下达舵令说:“左舵!”

我国南海有四大岛屿,除了西沙群岛,还有南沙群岛、中沙群岛和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位于海南岛东南约330公里处,由宣德、永乐两个岛群和其他岛礁组成。西沙群岛紧邻大陆内地,西临越南,东靠菲律宾,是亚洲东北部通往东南亚的必经之路,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早在汉武帝时期,中国人就开发了西沙群岛。1951年8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声明:西沙群岛一向是中国的领土。

  “怒涛”号以为281、282艇将从左舷进入,全部火炮转向了左舷。

小渔船对峙大军舰

  刘喜中见机立即命令:“右舵,占领有利阵位!”

南越西贡当局置中国政府的警告于不顾,于1974年1月15日和16日连续两天派出“李常杰”号和“陈庆瑜”号军舰相继侵入我西沙永乐群岛海域,向在这里从事生产的中国南海渔业公司的402号、407号渔轮疯狂进行骚扰和挑衅,向飘扬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甘泉岛开炮,打死打伤中国渔民和民兵多人,并相继占领了金银岛、甘泉岛。南海的局势顿时紧张起来。

  281、282艇处于十分有利的射击角度,“怒涛”号大部分面积暴露在炮火面前。

魏鸣森率领271、274号猎潜艇对阵南越的两艘舰,数量上看是二对二,但300吨的猎潜艇如何跟2000吨的驱逐舰拼实力?魏鸣森琢磨着中央军委的命令,不能开第一枪,又不能吃亏,还要逼退越舰,唯有打破这二比二的僵局,掌握战场的主动权。他看了看周围,目光落在了渔轮上。他知道渔轮上的渔民多是退伍军人,而且都配发了武器。他命令407号渔轮从越舰身后插入,一为侦察敌舰后方情况,二来迫使敌人分兵拦截,以便打破僵持局面。

  “抵近,慢速,集火。左舷,向‘怒涛’号齐射!”

w88 7

  “咣咣——”,海震天惊。顷刻间,大、小炮接连不断轰击,桔红色的火练直穿敌舰。炮弹在“怒涛”号上空爆炸,中国水兵发出了正义的吼声!

037型猎潜艇虽吨位较小,但拥有全中线布局的速射机炮和威力巨大的火箭深弹,且航速很高,因此成为西沙海战中我方的主要兵力。

  第一阵急袭过后,“怒涛”号驾驶台被掀掉了。

407号渔轮船长杨贵,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毫不畏惧,凭借船小灵活的特点,率领船员一直在浅水区与越舰进行周旋。越舰3次拦截407号渔船均无功而返。此时,另一艘越舰也向407号渔轮驶来。对于407号渔轮来说,敌舰就像一座山一样压了过来,两船相接,渔轮正处在敌舰大炮的射击盲区。渔民们放下手中的各种活计,纷纷跑进船舱。越舰上的士兵正暗自得意,却听得渔轮上汽笛声大作,渔民们身背自动步枪又从舱里跑了出来,轻重机枪在甲板上一字排开,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越舰。越舰上顿时鸦雀无声。

  281、282两艇一面猛烈轰击,一面驶过“怒涛”号,掉过头来,又从它舰艏进入,再次射击。

叶剑英发出命令:“狠狠地打,坚决消灭敌人”

  “右舷,瞄准‘怒涛’号中心部位,打沉它!”

也就在这时,南越总统阮文绍给正在南海上的越舰发去电报,下达了作战命令。这封电报被我南海舰队勤务团破译。电文的大意为:“总统阮文绍复电海上旗舰陈平重”,命令你们“收复我领土琛航岛”!方针:“采取温和路线”—“如中共开火,要立即还击消灭他们”。“10号、16号负责跟踪中共苏式护卫舰,4号、5号支援BH分队登陆,消灭渔船和小船”;“行动时间定在19日6时25分”。

  一去一来,打了一个来回。烈火横扫“怒涛”号舰舱面,它开始倾斜了。

这份电文非常重要,刚刚译完还没来得及校对和整理,参谋便手持电文跑步去了指挥厅,电报很快传到了北京。周总理连夜召开紧急作战会议,会议决定:既要寸土必争,又不使战争扩大化。政治上争取主动,后发制人。中央还决定,由主持军委工作的叶剑英副主席、邓小平总参谋长、海军苏振华政委等6人组成领导小组,代表党中央到总参作战厅指挥作战。

  刘喜中命令第三次冲击:“右舷,顺航向,距离200米,慢速,集火,坚决打沉它!”

我方明白,仅靠两艘猎潜艇巡逻的力度肯定不够。1月16日,我海军389和396两艘扫雷舰突然接到立即出航的命令。这两艘扫雷舰的满载排水量为590吨,航海性能优于猎潜艇,但航速慢,武器也较弱。

  西贡越伪集团逃逸的3艘军舰惊魂甫定,试图返回作战海区。中国271、272猎潜艇和一扫雷舰立即迎前堵击,保证281、282猎潜艇击沉“怒涛”号。

1月17日17时50分,全速前进的我海军编队,刚进入永乐海区,就发现西方8海里处有1艘大型军舰,正在阻隔我渔船行动。魏鸣森立刻命令编队全速抵近,保护渔民。

  12时30分,“怒涛”号起火爆炸,开始右倾下沉。14时52分完全沉没在东经111度35分48秒、北纬16度25分06秒的羚羊礁附近。

这艘军舰正是南越“陈庆瑜”舰,此时它已不再理会渔船而是向我方发打出灯光信号:你是何舰?见等不到回应,面对我海军编队的气势,便立刻起锚转舵,加速离开。

  15时,在北京总参谋部作战值班室,收到前方传来281编队击沉了南越“怒涛”号炮舰的消息,邓小平平静地说道:“我们该吃饭了吧。”

1974年1月19日上午10点20分,永乐群岛,天空薄云遮日。作为这次海上指挥部总指挥的魏鸣森拿着望远镜不断注视着远方,预感大战一触即发。望远镜中,魏鸣森忽然看到敌舰炮口火光闪闪,一缕青烟升起。南越海军4艘军舰同时向我271和
396编队开炮。几乎同时,我396舰的火炮果断击发,一时间海面上火光四起,西沙永乐群岛自卫反击战正式打响了。

  为扩大战果,争取全歼入侵敌舰,苏振华征询了孔照年和南海舰队同志的意见,主张派鱼雷快艇出击,并经叶剑英、邓小平同意。可惜中途因故改变。

这一消息,让远在千里之外的北京总参作战部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叶剑英向前线参战舰队下达了命令,向前线官兵指示,要“狠狠地打,坚决消灭敌人”。

  后来,苏振华感慨说:人民海军一建立,就处在海防前线,一直处在战争环境,不断在战斗中经受锻炼。这次作战,部队事先没有充分准备,指战员带着各自的经历,各自的烦恼,各自的包袱投入进来,仍然在中国最不适宜打仗,最没有准备打仗的时候,用相对落后的装备和力量,把美国支持的、用美国军舰武装的的外国军队打了个落花流水!打了近代以来中国海军舰艇对外国军舰作战从未有过的胜仗!检验了人民海军前二十多年的建设,雄辩地证明,我们这个国家,人民不管遭到什么磨难,有多少的不顺心,在民族危难关头,总能团结、奋起,互相理解,万众一心,同舟共济,这就是希望所在!

w88 8

  这次战斗,击沉西贡越伪集团“怒涛”号护航炮舰,击伤“陈平重”等3艘驱逐舰,击毙、击伤200余人。人民海军牺牲18人,68人负伤,389扫雷舰受重伤。

越南方面绘制的战斗经过图

  海上指挥所指示:遵照中央军委命令,舰艇立即疏散,防止敌舰报复,一有情况,立即集中。

1956年5月,南越当局提出对西沙和南沙群岛的主权要求并派军队非法侵占。中国政府再次声明西沙群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1973年9月,南沙群岛中的南威、太平等10多个岛屿被划进南越当局的版图。11月,南越军队又在西沙海域野蛮地撞毁了中国南海渔业公司的捕鱼船,把中国渔民抓到南越岘港,强迫渔民承认西沙群岛是南越的领土。对此,中国外交部于1974年初发出严正声明,再次重申南沙、西沙、中沙、东沙群岛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这些岛屿拥有主权。

  战斗没有结束,苏振华等积极建议乘胜完全收复永乐群岛。经周恩来报毛泽东批准,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乘胜收复被西贡越伪集团侵驻的珊瑚岛、甘泉岛、金银岛。

1974年元旦刚过,南海舰队司令员张元培召开了紧急战备防务会议,并且迅速成立了作战处,要求大家要有打大仗的准备。同时,张元培上报中央,南越军舰又在我西沙永乐海域频繁活动。此时,时任南越总统的阮文绍给出的理由是“勘探石油”。

  1月20日6时,海军舰艇编队搭载陆军部队到达永乐群岛海域,海军航空兵歼击机编队飞临战区空中掩护,8时32分收复永乐群登陆作战打响。入侵的南越军队立即瓦解溃散,人民解放军在珊瑚岛登岛后,用越南话高喊“诺松空页(缴枪不杀)!”“中对宽洪堵命!(我们宽待俘虏)”南越士兵摇着白旗走出碉堡,南越军队范文红少校高举双手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投降。俘虏49人,其中少校1人,海军大尉1人,工兵中尉2人,还有一名美国驻岘港领事馆派驻西贡越伪集团第一军区的联络官杰拉尔德•埃米尔•科什。

越战结束后,美国陆续援助了南越海军1艘驱逐舰、3艘巡逻舰、1艘支援登陆舰以及两艘经改进过的坦克登陆舰。阮文绍有点儿飘飘然了,他甚至认为南越的海上实力已进入到了世界前十之列。

  新华社1月27日授权公布:

此时,中共中央副主席叶剑英负责主持中央军委的日常工作,他与周恩来对于西沙的问题有诸多考虑。在1974年初我国政府的声明发表后,周恩来、叶剑英下达的第一道命令是“西沙巡逻,护渔护航”。于是,南海舰队立即派出舰艇,驶往西沙永乐群岛海域进行巡逻,同时命令海南军区派出民兵,随海军舰艇进驻西沙永乐群岛的晋卿、琛航、广金三岛。

  中国政府决定,1月19日、20日在西沙群岛的自卫反击战中,中国军民俘获入侵南越西贡军队官兵48名、美国人一名,均将分批遣返。

而在榆林基地的4条护卫舰,早已超期服役,百病缠身,有的正在船厂进行维修中。南海舰队榆林基地副司令员魏鸣森挑来挑去,最后选中了271号和274号两艘猎潜艇前去出海巡逻。而猎潜艇与得到美国支援的南越海军的军舰相比,无论是火力装置还是排水量,都相差甚远。

  1月31日12时,中国在广东深圳将西贡军队伤病俘虏5名、美国病俘1名遣返。中国红十字会代表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罗杰尔•桑西、美国红十字会代表尤金•德•盖办理了交接手续。2月27日又将范文红等43人全部遣返。路途社1月31日报道被中国释放的南越和美国俘虏时写道:“他离开中国走过罗湖桥时面带笑容。”美联社报道说:“他们在被俘期间没有受到虐待。”泰国《泰京报》报道说:“第一批在深圳被中国遣返的西贡军队俘虏和美俘,都承认他们在中国受到了良好待遇。”

中国水兵以生命保卫祖国

  西贡南越集团为了掩饰失败,夸大中国舰艇的力量,它的军方发言人黎重轩公然说:“一艘南越巡逻护卫舰被一枚冥河式导弹打中。”“此次战斗,中国舰只数目由11艘增至14艘,包括4艘配有导向飞弹的驱逐舰。南越舰只均被这种飞弹所击中”等等,真是“天方夜谭”,狂人梦呓。阮文绍甚至导演了所谓“庆祝黄沙(指中国西沙群岛)大捷”的闹剧,在国际上贻笑大方。

西沙海战打响后,南越的4艘军舰便一边打一边往后退,其目的是为了与我拉开距离,发挥大口径火炮远距离射击的威力。而我方的火炮则适合快速短距离射击,必须要与南越军舰进行“贴身战”。魏鸣森在海战开始之前便进行了统一部署,重点打击敌舰的耳、眼、嘴即通信天线、雷达和指挥所。

  倒是南越军队准将阮友幸后来在回忆文章中道出了实情:“经过一段时间战斗,海军10号舰被击沉,海军16号舰遭重创,舰身倾斜,海军4号舰和5号舰也受重伤,但跑得还挺好,也还能靠码头,海军16号舰直逃回岘港。把包括一名美国顾问在内的第一军区军官组及一些海军别动队员丢在了岛上。”

魏鸣森下令271编队主攻“陈庆瑜”舰,在“贴身战”战术的指导下,我方用火炮速射敌舰甲板,敌舰上的76毫米全自动火炮受到摧毁性攻击,完全失灵。最后冒着滚滚的浓烟仓皇而逃。

  西贡越伪集团的挑衅失败了,仍不甘心,急忙向岘港集结军舰和兵力。美国也派出一支舰艇编队,由菲律宾附近向中国南海方向驶来。经周恩来批准,人民海军东海舰队一支由“昆明”号、“成都”号、“衡阳”号导弹护卫舰组成的编队立即南下。1月21日晚,从仍由台湾方面军队驻守的马祖岛以东驶入台湾海峡航道,凌晨3时多驶过金门以东,直接通过海峡,赶赴南海,以应对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前一段时间,坊间传说,当“成都”号、“衡阳”号通过台湾海峡时,蒋介石听到前方报告后默许台湾军队不加阻挡,并且还发出感慨说“西沙战事紧呀!”这是善良的人们一种美好愿望的想象。事实上,当时蒋介石出于反共和唯美国马首是瞻,他的同情和支持并不在大陆人民方面。阮文绍垮台后成了丧家之犬,就曾经在台湾滞留。

然而,开战没多久,在南越火力攻击下,274号猎潜艇就被敌舰发射的炮弹击中,指挥台中弹,政委冯松柏和副艇长周锡通中弹牺牲。274艇在指挥系统瘫痪的情况下,靠手势传令,指挥全速退后,并利用其前主炮把握战机连续射击。

  1月23日,中央军委、国务院向西沙群岛参战部队发出嘉奖令。

389舰是中国海军上世纪50年代的老舰,接到出航命令时,刚从工厂维修回来,甚至还来不及试航、试炮,便急匆匆地开赴西沙参战。激战中,389舰受到了敌“李常杰”舰和“怒涛”舰的集中攻击,389舰上的伤亡不断增加。无论是吨位、火力、还是速度,389舰都无法与对方的美制大舰相比较。只有近战才能削弱敌人。因此,389舰冒着炮火直逼敌舰,从1000多米开外,一直逼近到距离敌舰只有数十米。在连续射击中,大炮突然卡了壳,这时,一名叫刘占云的战士冲上前,用手把滚烫的炮弹拽了出来并迅速扔向大海,炮手们继续装弹并向敌舰射击。战斗中,389舰中弹进水,当海水从弹洞涌入弹药舱时,战士郭玉东用身体堵住了漏洞,保住了战斗所需的弹药。之后,他在受重伤的情况下,仍然坚持运送炮弹,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郭玉东牺牲时只有21岁。海战结束后,他被追记为一等功并被誉为“海上黄继光”。在该舰轮机舱内,为了抢修被炸坏的发电机,副机舱内的5名战士,在硝烟弥漫严重缺氧的情况下坚持战斗,最后全部英勇牺牲……

  西沙既克,琛航岛上修建了西沙群岛烈士陵园,永远纪念为国捐躯的18位英雄。

在魏鸣森的指挥下,我389和396号两舰集中攻击敌“李常杰”舰,敌舰多处中弹并退出了战场。就在此时,敌“怒涛”号舰从背后向我舰艇射击,遭到两面夹击的389舰多处中弹并起火,但仍围着敌舰猛烈射击,敌“怒涛”号舰被打得千疮百孔,动力丧失。

  1974年8月15日,苏振华视察驻榆林部队,向团以上干部讲话,开宗明义说:中国是一个海洋国家,毛主席在延安就说过:海洋“给我们以交通海外各民族的方便”。这集中反映了我们中国人的海洋观。海洋关系国家、民族的生存,当今世界,海洋争夺愈演愈烈,我们有责任维护海洋和世界和平。“太平洋不太平”,也仍然是对当今海洋形势的概括。美苏海上争霸,日趋严重。美国想从越南撤军,但并不是放弃对越南的控制,还在南亚搞安全体系,搞颠覆,怂恿、支持一些国家侵蚀中国南沙群岛;苏联想取美国而代之,它的舰队已经伸向地中海、印度洋,同美帝争霸,也为了从东西两个方向包围中国。我们的任务是防御帝国主义、扩张主义的侵略,保卫海南,保卫我国海上、海底资源,保障海上运输通道安全。近代以来,帝国主义屡屡侵略南沙群岛、西沙群岛。保卫海疆,主要是国家、军队的责任。军队进驻,建立有效的行政管辖,组织渔民生产,开发海上、海底资源,使人民的生产、经济活动覆盖整个海域,才能完全巩固海疆。我们收复西沙群岛,向前伸出了一大步,作战纵深增大了,是解放南沙群岛的支撑点。历史上,帝国主义一直觊觎南海诸岛,尤其是法国殖民主义强占越南后,就染指西沙群岛、南沙群岛。日本帝国主义也叫喊“南进”,在抗日战争期间夺占中国南海诸岛。未来南海必将多事,形势迫人,我们要驱逐占据南沙群岛岛礁的外国军队,在适当时期完全收复南沙群岛。

战斗中,失控的“怒涛”舰突然向我389舰靠近,389舰舰长肖德万命令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撞上去!几次撞击后,389
舰战士们抱着与敌舰同归于尽的决心,手持冲锋枪冲上甲板,对着敌舰猛烈射击,手榴弹也如雨点般地落在敌舰上。

  部队就积极准备解放南沙群岛展开了热烈讨论,针对西沙群岛海战暴露的薄弱环节提出改善舰艇在航率、加强海上运输线建设;设想解放南沙群岛的最佳时机和条件;迫切要求在西沙群岛修建机场。

为了彻底击沉“怒涛”号舰,389舰舰长肖德万下令,使用火箭深弹,它的作用就是像炸药包。爆炸时也会伤及389舰自身,肖德万此时是打算与敌人同归于尽。敌舰中弹后,舰体开始剧烈爆炸,389舰也产生了剧烈的震动。火焰中,敌舰上的士兵一个个地往海里跳。此时,已经消失了的“李常杰”舰又突然出现,直逼我389舰。

  海军党委分工由第一副司令员刘道生坐镇海南岛,统筹组织西沙群岛设防工程,他来到西沙群岛,看到战士们在劳动中浑身沾满水泥、灰尘,却没有淡水冲洗;汗湿、盐渍,战士们身上的海魂衫破成了“渔网”,解放鞋张开了大口;看到战士们吃不上新鲜蔬菜,普遍烂裆,口腔溃疡。他一个个察看战士们的肩膀和双手,眼睛湿润了。刘喜中向他陈情汇报:“岛上战士们住园形碉堡,热得像蒸笼,整夜不能入睡;长年吃不到新鲜蔬菜,洗不上淡水澡,连饮水也要限量;劳动强度大,空气潮湿、含盐份高,把一切都腐蚀了,按标准发的衣服不够穿;战士们苦于交通、通讯不便,最难耐寂寞和孤单……”他说着这些时,心里不免有些忐忑。刘道生却深情地说:“你反映的问题很重要,这不是叫苦。保存和提高部队战斗力,就必须改善战士们的生活条件。不能让战士们苦守西沙,要让他们乐在西沙,才能够坚守西沙!”

海上总指挥魏鸣森在271艇上看到这一幕,立即命令396扫雷舰与271、274猎潜艇一起,合力迎击“李常杰”舰。

  海军党委向中央军委如实汇报了西沙群岛的情况,于是,战士们不再住碉堡,逐渐地住上了明亮、舒适的营房;有了海底电缆,电话直通全国各地;有了定期班船,有了直升机航线;有了优先配备的电视机,有了每周一次电影放映;全军各文工团轮流来西沙群岛慰问演出。开始筹备在永兴岛修建飞机场。海军副参谋长刘华清也在西沙群岛深入调查,提出改进和加强西沙群岛建设的意见。

就在这一危急时刻,我军281舰艇编队经过两天一夜的航行,抄近道赶来增援。281编队有281和282两艘新型猎潜艇。这也是能够取得最后胜利的决定性因素。

  1976年,毛泽东主席逝世前,签署了对海军的最后一道命令:将巡防区升级为西沙群岛水警区。至此,19世纪以来,特别是20世纪20年代以来,法国、日本殖民主义以及越南多次袭扰、入侵中国西沙群岛的历史结束了,外国人觊觎中国领土的梦呓亦当永远终结。

从1月19日12时12分开始,我281、282两艇抵达敌“怒涛”号舰右舷后方,顺航向开始了第一次冲击,接着发动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冲击。在不到20分钟的时间里,共发射了1700多发炮弹。敌舰弹药库被命中,连续爆炸并开始下沉。到14时52分,南越海军“怒涛”号舰完全沉没。

就这样,我军在装备处于劣势的情况下,采取灵活的战术,集中兵力打近战,经过顽强作战,击沉南越军舰1艘,击伤3艘,毙、伤敌数百人,创造了以小舰打大舰的成功战例。

我军海战史上的第一次对外海上作战,取得赫赫战果。叶剑英连声说:“打得好,打得好!”

w88 9

274号猎潜艇是西沙海战中我国主力战斗舰艇之一

登陆作战,收复三岛

1974年1月19日,广州军区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要求参战部队和民兵立即发起收复永乐群岛中的珊瑚、甘泉、金银三岛的登陆作战。

这次登陆作战,于19日当天即部署完毕。20日上午9时35分,我登陆作战部队和民兵约500人,按既定的计划发起了收复三岛的登陆战。

西沙永乐群岛中的这3座岛屿,是1956年被南越军队占领的。登陆夺回这3座岛屿,意义重大,在参战部队各级指战员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1974年1月20日早晨,我军参战部队分乘海军舰艇和渔轮向三岛开进。到达预定位置后,登陆部队换乘橡皮舟和小舢板,在海军舰艇炮火的掩护下,在甘泉岛东南滩头登陆。

面对勇猛顽强的中国军队的攻击,侵占该岛的南越军队见难以抵抗,不得不放弃滩头阵地后撤至甘泉岛的中部。打头阵的部队在占领滩头阵地后,不给敌人半点喘息,仅用10多分钟就迫使被围的南越军队官兵全部缴枪当了俘虏。

拿下甘泉岛后,我两栖侦察队及部分民兵,不顾疲劳,发扬我军连续作战的战斗作风,又分乘4艘护卫艇和1艘扫雷舰进到珊瑚岛南侧礁盘海面,再换乘橡皮舟,分3个梯队,从该岛的西南、东南及南面向入侵的南越军队同时发动进攻。

在甘泉、珊瑚两岛收复后,我军又向金银岛发起了进攻。登岛后,发现侵占该岛的敌军早已随南越海军舰只逃跑。于是,收复金银岛的主攻部队未发一枪一弹,便顺利完成了作战任务。

至此,西沙诸岛全部回归祖国怀抱,五星红旗再次插上了三岛的最高处。

w88,在保卫西沙群岛的战斗中,我军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274号艇政委冯松柏和副艇长周锡通等18名官兵英勇牺牲,67名参战人员受伤,389号扫雷舰、274号猎潜艇损伤严重,396号扫雷舰和271号猎潜艇损伤较轻。

西沙之战结束后,南越当局为捞回挨打的面子,曾一度频繁调动飞机和军舰,准备报复。对此,中国政府授权中国外交部再次发表声明,警告南越当局必须立即停止对中国的一切军事挑衅和侵略活动。同时,中央军委命令驻守南海海疆的陆、海、空三军部队和官兵,时刻保持高度戒备、随时准备歼灭入侵之敌。

w88 10

2016年8月1日上午,我军新建西沙海战烈士陵园落成仪式在琛航岛举行。图为海军领导瞻仰烈士。

w88 11

参加陵园落成仪式的海军战士庄严肃立。

w88 12

w88 13

w88 14

翻页请看西沙海战牺牲的18名烈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